分享到:
那些年我们一起玩过的传奇三
作者:哈利波特大  点击数: 发布日期:2014-10-30 01:21:20

    那一年哥哥突然离我们而去留下无尽唏嘘,那一年神舟五号飞船成功升天举国雀跃欢呼,那一年光通代理的传奇三被评为“2003年最受欢迎的游戏,那一年我在传奇三里面练了个道士叫“下毒放狗跑”。

    那一年我还在读大学,我的学校名字叫西安理工大学。学校原来的名字叫陕西机械学院,简称陕机院。很搞笑的简称。

    我有两个死党。一个叫韦超,是浙江人,由于年纪较长,所以都叫他超哥。另一个叫胡旭,是贵州人,由于深爱着麦兜这个怪胎,所以我们叫他兜兜。我们三个性格不一样,却有着同一爱好——玩传奇。

    我们认识也是因为传奇。之前在高中的时候我们都有各自的传奇号。我们的学校是理工大的新校区,周围都是一片片的田地。我们课余唯一的娱乐就是去附近一个叫周村里的第九城市网吧上网。

    那天下了课我照旧去了第九城市,刚办完上网卡,往里走发现靠近门口一个玩传奇的哥们在卖命的砍着一个绿油油的怪物。我那时候只是个等级低的小道士,天天在蜈蚣洞混着,哪里见过虹魔蝎卫长什么样。我就在他身后看他打,过了好久终于打死了,爆了一地。我是道士,对于道士的装备有天然的敏锐,我惊讶的喊了出来:“是龙纹!”。但是他却并不在意,轻轻的吸了口叼了好久的烟,任烟灰掉落在键盘上,然后操作鼠标捡了起来,都没打开包裹看看是不是极品,这个潇洒的人就是超哥。由于我是无意的喊,声音有点大,村里这个小网吧十来个人自然都听到了。只听见角落里有人嘟囔一句,龙纹算什么。我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是个皮肤白净,有点络腮胡的瘦子,他就是兜兜。

    后来我们经常在第九城市上网,经常看见彼此在玩同一个游戏,通过交流又发现竟然是同一个系的,然后我们就熟络起来。之后我们总是一起出现在第九城市,总是三连坐,总是玩着传奇,总是我大声欢呼着“升级了”,“掉某某装备了”,而超哥照样是叼着烟酷酷的不做声,兜兜依旧对我的大惊小怪满脸的不屑。

    一个周末总是装酷的超哥突然满脸神秘的把我和兜兜召集在一起,说他发现了一个新游戏,问我们要不要玩。我很感兴趣,急忙问是什么游戏。兜兜却不感兴趣,也许因为他有一个46级一身极品装备的传奇法师而不想换游戏。超哥笑着对我说,是传奇三。我有点失望也有点兴奋,失望的是还是传奇,兴奋的是毕竟是传奇三……。兜兜似乎也提起了一点兴趣。然后我们一拍而合,就去玩传奇三了。

    第二天我们早早的去了第九城市,注册了传奇号。建立角色时起了争执,我们的理想组合是道法战。兜兜依然要玩法师,而超哥也想玩法师。于是他们赌气各自建了自己的法师号,而我只好还是用道士了。慢慢的两个法师的升级打装备优势逐渐显现,我们也就忘了建号时的不快,快活的一起练级打装备。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他俩,放狗,拉怪,下毒,捡材料,买药背药,捡垃圾卖钱。很快我们就四十多级了,天天在潘夜神殿混,各自打了一身潘夜级别的装备。

    有一天兜兜突然抱怨说,我们整天练级,有什么意思,潘夜无极棍都跌成白菜价了,小号上的装备都满了卖不出去。我们去更高级一点的地方打装备吧。超哥沉默了一会说,走。接着我们商量决定去神舰打霸王教主。买好药,修好装备,就出发了。刚进神舰一层,门口没怪。他们说我血多,让我先冲,他们在后面跟着。我在前面小心的跑着,边跑边看小地图。突然我发现前面有一串红点,方向在我的左下。我小心翼翼的靠近,前面的红点越来越多了。我停了下来,他们跟了上来,问怎么了。我说前面好多怪,他们看了一会说,没事,怪都在墙的另一边呢,继续跑。我看了一下小地图,好像是在另一条道上,我就继续领跑。突然地图上的红点一阵骚动,接着我看到很多墨绿色的东西飞到我身边把我围了起来,我被这突然出现的怪物吓了一跳,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挂了。我刚要打字让他们小心,已经来不及了,接着我看见兜兜也倒在了我附近。超哥反应快,开了盾猛往回跑,不一会我从他的屏幕上看到他也躺了。

    “靠,都怪兜兜,说什么来神舰,这怎么打?”一阵沉默。

    “我们去真天宫看看把”,我提议道。

    超哥说:“好吧。”

    真天宫似乎有人在练级,我们一直走到北宫四层都没有很多怪,偶尔能看见地上有遗弃的装备或药水。我们边走边清着怪,偶尔会遇到一小波火焰狮子和石像狮子混编,对他两个法师有很大的威胁,一旦被麻痹很快就没盾掉血飞快。还好我及时的治疗加群疗,总算有惊无险。

    我们快到北五层门口时,兜兜很有经验的说:“快到BOSS了”。 

    超哥“嗯”了一声说:“大家小心点,打起精神来。”

    然后我们依次进门了,谁知道刚进门,门口一堆狮子加女神,满屏的红点。超哥和兜兜迅速的开起盾跑起来,而我则跑到角落隐身、放狗。接着我看到有个法师躺在我附近,本来我以为是兜兜还是超哥挂了,可是仔细一看是个不认识的法师,周围还爆了一地的东西,而就在此时我看到我的大补贴提示“发现极品装备飞魂魔刃 左上↖(xxx,xxx)”。我看过攻略,飞魂魔刃肯定不是这里的怪或者BOSS掉的,一定是那个死掉的法师身上爆的。接下来的事情也验证了我的想法,地上躺的那个法师尸体消失了,证明他回程了,然后一个叫“魔中魔”的人密聊我,说:“帮我捡了武器给我,我给你五千万。”我当时兴奋的要死,要知道五千万够我捡多少垃圾卖的。一激动,往外跑去捡东西时被麻痹了,然后被球火加石头沫子还有招呼上脸的章鱼喷挂了。

    接着超哥在队伍聊天里说:“你他妈发什么呆呢,给我加血呀,害我死了。兜兜那厮哪去了,怪怎么都追着我打。”

    我回到:“我看到个极法师品武器从别人身上掉下来,一激动想出去捡就挂了。”

    超哥说:“武器在哪?”

    我看了看外挂似乎不显示飞魂魔刃的位置了,说:“没捡到……。”

    “靠,搞鸡毛呢!死了先回去吧。”

    接着我们回程了。回到安全区我们惊奇的发现兜兜已经站在那里了,更惊奇的是他手上拿了把飞魂魔刃!那个叫“魔中魔”的法师不停的密我,求我还他武器。后来他还发给兜兜和超哥,也是求着还他武器。最后还把报酬提到了1个亿!那武器真好,几乎完美升级,只失败了三次,幸运还是+5的,不知道费了多少油。我跟超哥的意思是把武器还给人家,拿了钱就好了,1亿可以给我们一人买一身差不多好的装备。而兜兜却执意要留下武器自己用,我们好说歹说也没用。最后“魔中魔”发狠话了,别让他和他行会的人在野外看见我们,见一次杀一次,后来我们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沙巴克的人遍地都是,自此我们练级打装备都困难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根飞魂魔刃,彻底的说是都是因为兜兜的贪心。后来超哥总是玩着玩着就叹气,我也是无可奈何。甚至有一段时间,超哥都不理兜兜。

    期末一天下了课,正准备去网吧上网,兜兜突然哭丧着脸来宿舍找我,我一开始以为是他又跟超哥闹了,就问他:“怎么了?”

    兜兜叹了口气说:“挂科了。”

    我一愣,问道:“谁挂了,挂的哪科?”

    兜兜说:“我们三个都挂了,你挂了高数和线代。超哥挂了线代。……”

    “那你呢?”

    “我挂了高数、概率论、大物、机械制图……”

    “尼玛,你挂了四门啊?这样这学期学分不够了,要留级了啊!”

    “……”

    这时超哥进来了,他看我们的表情就知道我们已经知道挂科的事情了。我们三个面面相觑。

    自从玩了传奇三我们就经常旷课,也经常在网吧通宵,就算是白天去课堂也是昏昏欲睡,甚至就是睡觉。我们都自知这学期几乎没怎么学习,考试过了的课程也都是六十分万岁。超哥倚着门框抽着烟,眉头紧锁。

    “兜兜,你不能再玩传奇三了。”

    兜兜听到超哥说不能玩游戏了,一脸死灰。

    “这样吧,我们都不玩了。好好学习先,等我们毕业了、工作了有时间在一起玩。怎么样?”我提议道。

    “行!就这样吧。走,上自习去!”超哥把烟丢到了地上,鞋跟一撵,顺势向前一搓,烟蒂“咻”的一下进了宿舍墙角的垃圾堆。

    一晃七年过去了。我们的约定没有实现,因为我们还没毕业,光通代理的传奇三就倒闭了。

    我们三个偶尔还会在QQ上联系,只是谁也没有再提起传奇三。或许是因为我们都有了各自的圈子、工作、家庭,我们都在现实中忙碌着,但谁也不曾忘记那年、那村、第九城市和那把飞魂魔刃。

    有一天,超哥在Q上问我:“玩啥呢,兄弟?”

    “红星传奇三。”我说。

    对面良久沉默。我似乎看到了那只被烟熏黄的手在弹着烟灰,还有那皱着眉头消瘦的脸庞慢慢泛起笑容。

    “带我一起吧,兄弟。”

    <未完待续>

    根据亲身经历改编,文中姓名均为化名。谨以此文纪念逝去的青春。

    文:金色平原-东北网通-哈利波特大


上一篇:宅,红星      下一篇:返回列表

--classid=4&id=531.htm" ??classid=4&id=531" -